AD
首页 > 专栏 > 正文

南京银行定增三次生变 “心病”何解?

[2019-08-11 22:55:50] 来源:经济观察网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定增三次生变南京银行“心病”何解)(图片来源:壹图网)经济观察报记者王涵金璐 140亿元定增方案再度生变,南京银行补充资本之路颇为坎坷。作为首家资产破万亿的城商行,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相对较低,最新的上半年业绩快报上显示,其

(原标题:定增三次生变 南京银行“心病”何解)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涵 金璐 140亿元定增方案再度生变,南京银行补充资本之路颇为坎坷。

作为首家资产破万亿的城商行,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相对较低,最新的上半年业绩快报上显示,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87%。

在今年的业绩说明会上,该行董事长胡升荣曾坦言:“尽管我们(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不降反升,但还是相对较低。这是我们的一块心病,必须要下决心解决资本补充的问题,否则对全行现在和未来的发展都是不利的。”

不过,两年多来,定增一直“未果”,如何解决资本“心病”仍将考验着南京银行。

定增波折

南京银行定增方案要追溯到两年前。2017年7月31日,南京银行董事会首次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发行对象共5名,分别为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紫金投资”)、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京高科”)、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下称“太平人寿”)、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凤凰集团”)和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交通控股”),合计拟认购不超过16.9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

该预案随后通过股东大会审议,获原江苏银监局核准,但遭到证监会否决。

2018年7月30日,南京银行公告称,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未获得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同年9月28日南京银行收到证监会《关于不予核准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的决定》,根据规定,在决定作出之日起6个月后方可再次向证监会提交申请文件。

遂至2019年5月21日,南京银行再次公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发行对象由5家改为4家,分别是法国巴黎银行、紫金投资、交通控股和中国烟草总公司江苏省公司(下称“江苏省烟草公司”)。可以发现,此次定增方案中,原来拟参与认购的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南京高科纷纷退出,法国巴黎银行、江苏省烟草公司则是新面孔。发行数量和募集金额仍保持与上一方案相同。

约两个月后,该行定增方案再度生变。8月1日公布的《南京银行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修订稿)》对5月通过的定增方案进行了进一步修改。最显著的变化是紫金投资弃购,发行对象因此降为3家——法国巴黎银行、交通控股和江苏省烟草公司,分别拟认购不超过1.31亿股、9.99亿股、3.94亿股;发行数量由不超过16.96亿股调整为不超过15.2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由不超过140亿元调整为不超过116.19亿元。

此次定增若能按计划实施,法国巴黎银行(含QFII)持股比例将为14.04%,交通控股持股比例将为9.99%,江苏省烟草公司持股比例将为3.93%。

关于紫金投资退出定增计划的原因,南京银行方面回复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紫金投资因个别财务指标未达要求,未获监管部门批准,不再参与本行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计划。”

一位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分析认为:“紫金投资在选择认购南京证券的3亿元股份后,可能其权益投资比例已接近其净资产的50%,所以才选择退出南京银行的定增。”

值得一提的是,修改后的定增方案公布后不久,曾退出南京银行定向增发的南京高科转向二级市场,通过集中竞价增持南京银行股份。公告称,南京银行大股东南京高科于8月6日、7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了公司股份1520.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0.18%。

此次增持计划至2020年4月30日止,通过包括但不限于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等方式,累计增持不高于8亿元的公司股份。在2017年公布的定增方案中,南京高科曾拟认购不超过7268.57万股。

为何南京高科会弃定增而在二级市场增持南京银行股份?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了一种可能性:“定增减持规则导致风险收益下降,如果想增加持股,定增没太大价格优势,但却减持麻烦,且锁定期太长,不如二级市场增持。”

此外,王骥跃称,定增不顺不止南京银行一家,也存在政策性因素导致很多公司定增批文到期失效。

内部管理“阵痛”

伴随定增筹划之路的两年同样是南京银行内部管理的“阵痛期”。

在140亿元定增重启的第三天,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辞职,于今年5月24日向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辞去南京银行董事、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行长、财务负责人以及公司授权代表职务。后赴南京新农集团就职。随后,南京银行行长职责暂由董事长胡升荣代为履行。

束行农亲历了南京银行借力银行间市场发展壮大的历程,他是金融市场的老兵,债券行业的第一批交易员,自1994年告别军旅生涯到金融行业后,长期在该行工作,见证了南京银行“债券之王”的美称和培养一批债券业务的先行者。

在束行农辞职之前,南京银行发生了一件震动市场的大事,即“戴娟案”,戴娟今年2月份被带走调查,其曾是束行农得力干将之一。今年2月20日中午,南京银行官网发布公告称,南京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该行投资机构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雁三人,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

自2012年开始,南京银行债券投资余额的增速超过总资产增速,2015年债券投资余额的增速达到最高点,同比增长高达69.7%,此后开始回落。另外在开展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行动,同业业务首当其冲。

南京银行今年上半年业绩快报上披露,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87%,同比上升0.43个百分点,较今年初上升0.36个百分点,但在A股上市银行中排名靠后。

事实上,南京银行在2007年上市后,曾多次发行二级资本债券、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和优先股等方式募集资金补充资本,集中于2014-2016年间。譬如,2014年、2016年该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累计150亿元补充二级资本;2015年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募集资金79.22亿元,用于补充核心资本;2015年、2016年,两次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共募集资金净额98.49亿元,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上述五次募资活动共募集资金327.71亿元。

面临资本充足率承压,南京银行方面对记者表示:“我行通过结构调整、加快战略转型、增加内部积累作为提高资本的首要途径,适时通过非公开发行等方式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记者了解到南京银行方面的态度是,关于可转债、永续债等可以补充资本充足率的手段正在做研究,“但首先要把定增做完,再研究进行其他补充资本的工具。”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