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财富故事 > 正文

000558莱茵置业-600109资金流向-末日狂欢!疫苗案始作俑者破产,千万资金博傻长生退

[2019-11-08 20:40:30] 来源:腾讯新闻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疫苗案始作俑者长春长生彻底破产,A股首例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案主角长生生物退市在即。11月8日,是长生退的倒数第13个交易日(最后交易日期11月26日),不过,在长生退的最后时刻,仍有资金进场赌博,上演“末日狂欢”。今日早间开盘后,长生退直线涨

疫苗案始作俑者长春长生彻底破产,A股首例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案主角长生生物退市在即。

11月8日,是长生退的倒数第13个交易日(最后交易日期11月26日),不过,在长生退的最后时刻,仍有资金进场赌博,上演“末日狂欢”。

今日早间开盘后,长生退直线涨停,虽然期间短时开板,但最后仍有超万手封单将股价钉在涨停位置。截至收盘,长生退报0.48元/股,当日成交1046万元,流通市值2.79亿元。

盘后龙虎榜显示,今日买卖长生退的资金主要是来自各地的游资。

退市整理期还未结束 子公司长春长生正式宣告破产

在“*ST长生”更名为“长生退”(002680.SZ)23天后,一则破产清算公告使得长生生物再度引发关注,#长春长生宣告破产#话题也登上媒体热搜。

11月7日晚间,长生生物发布公告,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破产清算专项审计报告》结果显示,长春长生已经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无重整、和解之可能,裁定宣告长春长生破产。

早在今年6月27日,长生生物就发布了关于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被法院受理破产清算申请的公告。公告显示,6月18日,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交通银行吉林省分行、长春市南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长春宏日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以长春长生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对长春长生破产清算,并最终被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彼时,长春长生早已全面停产,只剩一个静默的空壳,背负着91亿元的罚款。

2018年7月,长生生物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掀起狂犬病疫苗记录造假风波被调查。同年10月16日,被国家和吉林省药监部门下达处罚决定,长春长生被认定自2014年1月至2018年7月生产的所有涉案产品均为劣药,遭罚没共计91亿元。

截至2018年年中,长春长生总资产为39.85亿元,净资产为34.1亿元,资不抵罚。

长生退从25元跌到0.48元将摘牌 资金抢筹上演“末日狂欢”

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的一则关于《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通告》让事件曝光。

后查出,从2014年4月起,长春长生公司在生产狂犬病疫苗过程中,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和国家药品标准的有关规定,其有的批次混入过期原液、不如实填写日期和批号、部分批次向后标示生产日期。

2018年7月23日,高俊芳和4名公司高管被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之后被提请批准逮捕。

11月16日,深交所启动对*ST长生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机制。

2018年12月,证监会决定对高俊芳等人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2019年1月14日,深交所对长生生物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3月13日晚间,长春长生公告称,收到深交所《关于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暂停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自3月15日起暂停上市。

2019年10月8日,深交所最终作出对长生生物终止上市的决定,并于10月16日进入退市整理期,股票简称变更为“长生退”,长生生物也成为了A股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第一股。

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也就是说,预计11月26日是长生生物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次日,深交所将对长生生物股票予以摘牌。

一年多时间内,长生退股价经历了“灾难式”暴跌,从2018年7月13日的最高点25.30元,直接跌至2019年11月8日的0.48元。

不过,在最近三个交易日,长生退股价开始出现反弹。11月6日、7日、8日分别上涨2.5%、7.32%、9.09%。

今日早间开盘后,长生退直线涨停,虽然期间短时开板,但最后仍有超万手封单将股价钉在涨停位置。截至收盘,长生退报0.48元/股,成交1046万,流通市值2.79亿元。

盘后龙虎榜显示,今日买卖长生退的资金主要是来自各地游资。

买入前五名金额总计499.43万元,卖出前五名金额总计338.20万元。

退市公司何去何从?随意炒作风险大

上市公司退市前的最后整理期,被资金炒作的案例并不鲜见。

以今年7月8日为例,众和退、退市海润、华泽退三家退市股同时迎来最后一个交易日,也有资金进场赌博,上演“末日狂欢”。

当天,除了退市海润由于股价过低始终在1分钱上下波动之外,另外两只退市股陆续出现大涨情况,其中众和退股价一度封上涨停,华泽退盘中涨幅也高达5%。截至当日收盘,三只退市股共计成交额超过6880万元。

复盘龙虎榜发现,买卖这些摘牌公司的资金都是来自各地的游资机构和大户资金。之所以进场投机,要么就是参与资金短期博弈以及退市后股权转让收益的秃鹫资金,要么就是毫无投资理念可言的赌徒。

有投资者对此表示,这样的退市股,普通投资者应该从一开始就需要远离,而不是刀口舔血。

实际上,此后这三家公司后来的日子确实并不好过。

比如在进行退市摘牌后的安排时,华泽退却再次因费用问题而发生状况。据7月3日晚间的公司董事会决议公告显示,针对是否请中介机构进行服务和股份转让托管并支付280万服务费用的会议事项,包括董事长刘腾在内的3位董事均投下弃权票。理由是,“上市公司已经被实控人恶意掏空,公司无力支付费用,签署协议会存在违约”。这也导致,存在严重资金问题的华泽退无法准时挂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让仍然持股的股东权益遭到损害。

再比如,临近摘牌时,海润光伏核心子公司奥特斯维、太仓海润等陆续进入破产清算阶段。截至2019年一季度,海润光伏的总负债高达95.28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142%。其债务负担过重、股权过于分散,令这家曾经的光伏明星企业苦陷经营危机,而大股东陆续套现,也让持股的股民损失惨重。

众和退的公司经营相比其他两家而言虽然相对乐观,但也存在了诸多风险,其中包括公司经营亏损的持续、纺织印染业务资产出售尚未出现进展、资产减值较高等问题。此前,公司对外明确称,管理层正在制定矿山复工生产方案,并推进各项符合开工条件的工作。目前,众和退仍然需要等待战略投资者提供的财务资助来解决公司危机。

上市公司退出A股市场,最受伤的莫过于持股的股民。从现有数据来看,截至2018年7月,持有长生退的股东仍有2.48万户。

最终,长生退进入流动性相对更低的股份转让系统后,仍然持有股份的股东们能否顺利转让出股份,或者通过公司后续的破产重整、债务赔偿等方式挽回损失,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爆文推荐

点【在看】的朋友,天天抓涨停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